当前位置: 首页 >> 彩妆

小农民的随身道田第四百二十九章另类的帮忙营养

时间:2021-01-12 浏览量:0次

小农民的随身道田 第四百二十九章 另类的帮忙

田二苗火热的心没有被滋润所安抚,是被铃声给浇灭了。

晚饭才吃了一半,来了。

田二苗想着,这个铃声太吓人了,得换一个平缓的。

梅语月来了,住在华云酒楼。

田二苗匆匆吃完饭,检查了下张小雯,张小雯已经没有大碍。

他不舍的离开了,回家开车前往华云酒楼。

本着睡觉美容的原则,韩来弟早早去睡了,韩迎弟躲在办公室,很怕见到田二苗一样。

田二苗自己上了五楼,敲开5o4房门。

“等一下。”

我连忙捂住它梅语月的声音传来,没多会,她裹着浴巾开门,她特有的成熟气息好不保留的张显出来。

她头湿漉的披散着,浴巾紧紧的裹在身上,胸口位置不知道是裹的太紧了,还是内容丰富,鼓鼓囊囊。

田二苗看着,很为梅语月担心,万一爆开了可咋办。

“愣着干什么?进来。”

回头那一刻,梅语月嘴角一弯,似乎很得意。

路过卫生间,里面有洗漱的声音。

田二苗说道:“不太好吧。”

他以为梅语月打着男朋友来的,要是这样的话,还真的不太好。

梅语月根本没有解释什么,给田二苗倒了杯水。

开始聊起酒厂的一些事宜。

梅语月是专业人才,说的好多东西,田二苗都是一头雾水。

田二苗索性说道:“你自己看着办吧,我不懂。”

“这是你的酒厂,你怎么不上心呢?就不怕我给你搞砸了?”梅语月说道。

“你一个专业的人都能搞砸,我参与进来不能更完蛋。”田二苗说道:“你自己看着办吧。”

“行,我是有信心给你把酒卖到全国各地,甚至全世界都有可能,但,你这么放权,就不怕我坑你?”说着,梅语月盯着田二苗的眼睛。

“虽然咱们没见过几次面,但是对你……我还是有信心的。”田二苗露出微笑。

一种无所谓似的笑容。

梅语月愣了下,然后,摇头说:“真不知道说你是自信好呢,还是粗线条。”

“随便你怎么想了。”田二苗依然是微笑。

可,这个微笑就有些不一样的味道。

那是一种掌控的微笑。

梅语月突然不敢直视田二苗了,“好吧,既然你这么放心,我不给你做好了,算我失职。”

“其实,里可以说的,为什么非得叫我跑一趟啊。”田二苗的话来有怨气。

“打扰了你的好事了?”梅语月轻笑一声。

“……”田二苗道:“我的意思是很简单的事没必要跑过来。”

“有人非得要见你啊。”梅语月往沙上一靠,两腿一翘,白花花的大长腿一览无余。

“有人要见我?”田二苗道:“卫生间的那位?”

“可不是。”梅语月一双眼睛里似乎有话要说一般。

但,她没有说,仅仅这么看着田二苗。

看的田二苗有点心虚。

我心虚个什么劲,都不知道是谁。

这时,卫生间的门开了,他知道是谁了。

席馨阳!

席馨阳同样裹着浴巾出来,脸蛋红扑扑的,她看见田二苗,眼神有些躲闪。

“你非得要我把田二苗叫过来,人来了,你却楞在那里。”梅语月走过去,拉着席馨阳的小手走过来。

田二苗看呆了。

那两只小手紧攥的样子……

再联想,好像似乎貌似可能两个人是一起洗的澡。

田二苗的三观一下子崩溃了。

“你们……”

田二苗吞了口吐沫,然后,想到之前看的娱乐,两个女子亲昵的身影,一个是席馨阳,她的画面很清楚,另一个女人是个背影,模糊,可是,田二苗对比一下,可不就是梅语月吗。

“我们请你帮个忙。”梅语月说道。

“说吧。”田二苗还没回过神来,两个都是绝色美女啊,真……特么的浪费了。

“馨阳,你来说。”梅语月轻声轻语的样子,田二苗胳膊上直起鸡皮疙瘩。

席馨阳点点头,然后,起来走进房间,拿来一个平板电脑,打开一个视频,正是田二苗在张小雯家看到的。

“我怎么帮你们……你也太……”田二苗摇摇头,太特么的浪费了。

一想想与席馨阳的那一晚,田二苗不由火热,可是,再看两人,火热瞬间熄灭,他心里很愤慨,为广大男同胞愤慨。

“男女比例已经很失调了,你们却……哎,要我说什么好呢。”田二苗唉声叹气。

“你很失望?”席馨阳问。

“可不吗。”田二苗直接回道。

“咱们都……你有什么好失望的,你不该高兴吗,不用负。”席馨阳望着田二苗道。

田二苗明白她说的什么意思,只能尴尬一笑。

“我想请你帮我一下。”席馨阳认真的说道。

“怎么帮?”

虽然,那次是席馨阳闯进去的,虽然,差点儿坏了他的事,可是,两个人毕竟生了那啥,所以,既然人家要帮忙,那么,也只能帮了。

“这次事件对我影响很大,外界和家里。”

席馨阳咬了咬嘴唇,说道:“我想和你录一段视频,能帮我消除这次事件的不好影响。”

“为什么是我?”田二苗问道。

“因为而鳄鱼皮款式售价可达18,500欧元。,我只和你一原标题:90后空姐三亚一酒店跳楼轻生疑因情感纠葛(图)个5月19日的上海大奖赛将不会出现他的身影。6月2日男人有过亲密的接触。”席馨阳道。

“好吧。”田二苗说道:“要怎么帮,你来说,我照办。”

“你先去洗个澡。”席馨阳说道。

田二苗去洗澡了,洗澡的时候,他很不明白,为什么要洗澡?

帮个忙而已,录个视频而已……等等,录视频,不会是那种小视频吧……

“我是个有原则的男人的。”

田二苗这么对自己说着。

所以,他把身子洗的干干净净,用了两次沐浴露,冲了三次身体。

看了看衣服,田二苗心想:“穿上了衣服岂不是白洗澡了……”

所以,他和两个女子一样,裹着浴巾。

出来的时候,只有梅语月一个人坐在沙上。

田二苗问:“席馨阳呢?”

梅语月对着房间门指了一下。

“我进去?”田二苗问。

“我和你一起进去。”梅语月站起来,还拿着平板电脑。

“该不会是……”田二苗不敢去想。

到了房间,席馨阳半躺在床上,田二苗下意识问:“我也上去?”

“你不上去,怎么录?”梅语月推着田二苗上床。

床上,席馨阳轻轻的靠过来,靠在田二苗的肩膀上。

田二苗眼睛都直了。

谁知,梅语月说道:“亲昵一些,自然一些,要有些细小的动作。”

专业。

田二苗这么对梅语月评价。

席馨阳的手放在田二苗胸口位置,慢慢的移动着。

“对,就这样,腿,馨阳,把腿架在田二苗身上。”

席馨阳很听话,雪白的大腿放在田二苗腿上。

“嗯?”

席馨阳眉头一皱,因为,田二苗的自然反应顶住了她的大腿……

黑河牛皮癣治疗费用
广州哪家医院治白癜风好
呼和浩特医院哪家男科医院好
友情链接
郑州女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