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彩妆

官场风云第十八章营养

时间:2021-01-12 浏览量:0次

官场风云 18.第十八章

陈兴在第二天交代了手头上的工作,离开了溪门,到海城时已是将近中午,陈兴第一时间回到了自己家里。

临近年关,家家户户也多了些喜庆气氛,陈兴进门时感受到了一种久违的家的感觉。

“陈兴,今年除夕,你怕是不能在家过了吧?”家里面,邹芳得知陈兴今日所以到期之后我又花钱包了一个季度要回来,一大早就去菜市场大篮小篮的买了陈兴平日里比较喜欢的那几个菜,陈兴一回到家,邹芳也停下了手头忙活的事,从厨房里走出来。

“今年过年,怕是不能在家过了。”陈兴笑着道,他如今怎么说也不再是以前的那个小科员,虽说只是一个副处级干部,但在县里面,也算是领导骨干,越是到年关节日啥的,总要比往日更忙。

“对了,我爸呢?”陈兴没看到自己父亲的身影,不由得问道。

“你爸还在学校呢,待会回来。”

“学校也快放假了吧?”陈兴笑道。

“快了。”邹芳点头笑着,因为陈兴回来的缘故,邹芳今日一直是笑不拢嘴。

陈兴走到厨房门口,探头往里看了一眼,见菜都才刚刚洗好,还没下去煮,不由得笑道,“妈,我们今天就出去吃饭吧,你就别忙活了。”

“出去他听说博宥基金寻求扶持项目的消息后吃饭?那买来的这些菜怎么办?”邹芳眉头一皱。

“先放冰箱嘛,又不会坏掉。”陈兴笑着将邹芳推进房间,“好了,妈,您就别犹豫了,咱们一家人很久没一起到外面去吃过了,今天难得有这个机会,就当是提前吃年夜饭。”

“你这孩子,年夜饭还有半个多月呢,哪有那么早。”邹芳看着陈兴,无奈的笑了笑,并没反对,走到屋里面,换了身衣服。

母子俩一起出来,陈兴走到很久没来到的车库,看着自己那辆停在那里已经蒙了一层灰的小奥拓,登时苦笑,很久没开过这辆车,这一时想开也开不了。

“怎么,你还想开你这辆车过去啊,都不知道里面多脏了,我看我们还是打车过去。”邹芳也走了过来,这辆奥拓,平日里他们两个老人也没开,都没学过驾驶,压根不懂怎么开车。

“其实可以叫我爸去考下驾照,这辆车可以让他开,不然放着也是放着。”陈兴笑道。

“你爸说开这辆车去学校,还不如坐公交呢,每个月的汽油费都要比公交车钱贵。”邹芳不以为然,“当初是你自己想买,买来了又不想开,你看看,几万块就这样浪费了。”

陈兴笑着摇了摇头,同母亲邹芳一起在小区门口打了辆车,路上给父亲陈水平打了个,便直往目的地而去。

黄明当初拉着陈兴合伙开的这家酒店,走的是特色菜路线,酒店规模虽不是很大,定位却是极高,经过这几个月的经营,生意却也是红红火火,特别是费仁和杨明还有张平,这几人有意跟陈兴搞好关系,知道黄明跟陈兴关系极好,几人经常拉着客人来照顾黄明的生意,费仁不仅自己父亲是区委副书记,他自身又在地税局工作,张平则是地税局局长张健东的公子,因为他们两人的关系,地税局的单位聚餐乃至接待宴也就大部分都放在了黄明的酒店,再加上杨明从公安系统拉来的人,黄明和陈兴一起开的这家酒店倒是成了不少公家单位经常聚餐的地方,这也是促使酒店初始开业没多久,生意便开始红火起来的缘故。

费仁几人都不知道这酒店也有陈兴的股份,他们只是想借助黄明来修补跟陈兴的关系,双方现在虽然也是有说有笑,但其实大家心里都清楚,彼此都是在虚以委蛇,费仁几人知道以往因为刑天德的关系,陈兴对他们是保持着警惕和警备,如今这么卖力的照顾黄明的生意,多少也是看中黄明和陈兴的关系。

“妈,这家酒店你还没来过吧。”下了出租车,陈兴笑着对自己母亲道。

“是没来过,你怎么突然拉我到这里来了。”邹芳抬头看着写着‘明海酒店’四个醒目大字的酒店,疑惑道。

“这家是黄明开的酒店,怎么样,还不错吧。”陈兴笑着眨了眨眼睛,这会并没告诉自己母亲真相。

“这是黄明开的?”邹芳神色诧异,“这个黄明,倒是越来越能折腾了,我看他还真是天生就有生意头脑。”

陈兴来之前并没有提前通知黄明,此刻他也不能确定黄明是不是在店里,和邹芳走进酒店,却是在上二楼的时候就恰巧遇到了正要下来的黄明。

“陈兴。”黄明看到陈兴一阵惊讶,随即也看到了一旁的邹芳,忙道,“邹阿姨,您也来了。”

“黄明,你的生意可是越做越大了。”邹芳笑眯眯的打量着黄明,对这位跟自己儿子关系要好的年轻人,倒是有几分钦佩。

“邹阿姨,您过奖了,我这只是小打小闹而已,可没陈兴有出息。”黄明笑着摇头,转头看向陈兴,语气颇有点责怪,“陈兴,你也真是的,要和邹阿姨过来吃饭,就提前跟我说一声嘛,我直接过去接你们。”

“我们只是来吃下饭,可不敢劳你这位大老板亲自去接人。”陈兴打趣着。

“邹芳?”这时候,一个口气并不是很确定的声音在几人身后响起。

邹芳转头望去,对方的声音也一下子却确定起来,“邹芳,果然是你呀,看你这两年还是没什么变化,挺会保养的嘛。”

“都老婆子一个了,还保养什么。”邹芳淡淡的笑了笑,“冯珍,这么巧,你也到这里来吃饭?”

“是啊,约了人,所以到这里来了呦。”那名跟邹芳年纪相仿而又叫冯珍的妇女笑着点头,瞥了邹芳一眼,笑道,“我刚才见你下了出租车,我就在后边,见到背影有点像你,还在猜测着是不是你,没想到还真是。邹芳,你怎么说也是吃了二三十年的公家饭了,出门咋还坐出租车呢,怎么说也得给自己买辆车嘛。”

叫冯珍的妇女嘴上虽是如此说着,但从其流露出来的神情,却是让人感觉到几分高傲,陈兴在一旁听着,不自觉的微微皱起了眉头。

“冯珍,我记得你都是非星级酒店不去的,怎么今天会到这里来了?”

“这不是没办法嘛,今天请的客人经常到这家小酒店来吃饭,我们也只好顺着对方的意思了,不然我怎么会到这里来呢。”冯珍高傲的扬了扬头,看了看一旁的陈兴,又道,“邹芳,这是你儿子吧?我记得也是在机关里面工作,好像还混的不怎么如意?”

京东关系人士就私下透露“不错,在机关里面混口饭吃。”邹芳淡然的点着头,看神情,似乎也不想和眼前这名认识的妇女多交谈下去。

“当公务员嘛,好是好,但也就那点出息,每个月那点死工资,然后图个不错的奖金福利,虽说比普通人过得好,但其实也不怎么样嘛。”冯珍傲然的说着,“要想赚大钱,还是得出来经商,才能过上人上人的生活。”

“好了,阿珍,该上来了,待会人家费科长可能就要来了,你这些杂七杂八的人说些什么呢。”这时,走到前头的一个中年男子随意扫了邹芳几分一眼,神色不悦道。

“好,我这就上来。”冯珍笑着点头,“邹芳,我先上去了,待会还有贵客,咱们有快两年没见了吧,以后找机会聚聚。”

冯珍和中年男子的背影消失在楼梯口,黄明不屑的撇了撇嘴,“邹阿姨,这人是谁,听这口气,好像自己高人一等一样,听着就让人不舒服。”

“呵呵,以前的一个老同学,不怎么来往,大家在一个城市,也都好久没见面了,没想到今晚会这么巧碰上。”邹芳笑了笑,“人家老公是自己开厂的,有钱嘛,当然瞧不起咱们这种拿死工资的人了。”

“不就有几个闲钱嘛,这年头,有钱的人多了去,这种狗眼看人低的人,也就那眼光。”黄明这会完全是在为陈兴和邹芳抱不平,“陈兴,人家刚才瞧不起你这个小公务员呢,你这个大县长怎么不站出来。”

“跟这种人计较却因喜怒无常,那岂不是也显得咱们太粗俗。”陈兴笑着耸了耸肩。

“今天我有听费仁说过,他好像今晚要过来吃饭,那个男子口中的费科长指不定就是指费仁了,你瞧瞧,有钱又能怎么样,还不是得看当官的脸色,瞎得瑟什么嘛。”黄明不屑道。

“姓费的人多了去,人家口中的费科长可不见得就是费仁。”陈兴笑着摇头。

“姓费的人确实多了去,但是姓费的科长,又是常来咱这里吃饭的,可就只有费仁一个了,现在地税局还有公安局的人经常到我们这里来吃饭,肯定是费仁没错。”黄明很有把握道。

“不说了,妈,咱们也上去坐。”

“今天你们来了,那咱们酒店最好的包厢可就不对外开放了,只供你们用。”黄明笑着在前引路。

“黄明,你该做生意还是做生意,我们只是过来吃下饭,你别搞得这么隆重。”邹芳并不知道这酒店也有自己儿子的股份,见黄明这么郑重,忙阻止道。

“邹阿姨,没事的,这包厢其实平常也没怎么用。”

将陈兴和邹芳引入包厢,黄明笑道,“陈兴,你跟阿姨先坐会,我待会再过来陪你们。”

心力衰竭病人心慌气短怎么办
天津男科治疗费用
郑州卵巢炎
友情链接
郑州女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