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

守护世界的屠龙者第章空间稳固塔营养

时间:2021-01-12 浏览量:0次

守护世界的屠龙者 第149章 空间稳固塔

高塔从化为焦土的森林中拔地而起。

它由整块整块的坚固岩石砌成,塔顶尖突直插云霄,站在上面可以视线丝毫不受阻碍地俯瞰着周围一望无际的无人区原始森林。塔身表面闪耀着复杂密集的魔文图案,镶嵌着无数特定功能的庞大晶石。这是一个奇迹,所见者无不为之动容优秀苗子只要一露头就会被挖走。

它由魔法建造,也依靠魔力运作,在无数法师和建筑者的日夜赶工下不过几周时间就基本建成,完成速度如此之快,模样偏偏又纤细高耸仿佛一支插在大地上的巨型牙签一样摇摇欲坠,让人忍不住担心它会在一场风暴或地震中便倒下。

但在场所有人都清楚:哪怕世界末日降临,它也必定是最后才遭到毁坏的建筑之一,从深埋地下的基石到塔顶最尖端的引雷针,它里里外外包含着无数起加固和防御作用的魔法阵和符文,数量和密集程度远超世上任何一座王宫或宝库。无数法术结构扎堆挤在一起,却又在完美的设计下彼此毫不干扰地流畅运行——只要魔力供应不断、没有遭受超过承受临界值的毁灭性打击,它就绝不会倒下。

而这般顶级的保护之下,高塔外墙中的核心区域承担着守护这个世界的重任:稳定这片区域的空间结构,缓慢修复那道看不见的空间裂缝,半永久性地阻止异界来客再次闯入。

工程已基本结束,但核心部位还没有启动,在开始运作之前,它还需要最后的检查和调试,这项工作不能马虎,哪怕出一点最细微的差错,原本应该用来稳定空间的它也可能瞬间变成一个巨大的空间撕裂设施,将整个世界都拖进万劫不复的深渊里——稳定空间从原理上来讲接近于传送魔法的逆运行,这座高塔哪怕不添加任何设施,也可以立刻承担相反的任务。

……

两名世界守护者满意地看着这座世上最大的魔法设施,静待最后一步结束。一旦它启动并撑过最初的不稳定阶段进入正常运转状态,方圆百里之内都将无人可以再使用空间位移魔法、方圆千里内都不会再发生魔力回涌,燃烧军团若想从这个原本空间脆弱的节点侵入,所需耗费的能量比毁掉这个世界还要多上几倍。一座空间稳固法阵也许还不够,但只要再在全球各个关键位置来个几十座这样的高塔,这个世界就将不用再操心虚空中恶魔的威胁。

当然,到那时魔力潮汐现象也将被极大削弱,这个世界将越发走向低魔,经历末法时代、最终变成近无魔世界。

生存和魔法,若必须做出选择,很多人的答案都会相同。

……

一名年轻法师急急忙忙地跑过来,眼神不由自主地在女人那举世无双的美艳容颜上停留片刻,怕被发现赶紧低下头,将一封信件递出:“两位大人,这是从最近的法师联络处送来的消息,据说是身处安泰利的帝国间谍们冒险袭击了一个法师塔送出的消息,很重要的紧急事件……”

“能有什么事件,比眼前这座塔更重要?”男人瞥了一眼那张纸片,懒得伸手去接。

“真无礼,你看一下会死吗?”瑞雯瞪了一眼丈夫,接过纸片朝送信者友好地点点头:“辛苦了,回去继续忙你的事吧。”

“是……是!”年轻法师做梦也没想到,他眼中最美丽、最强大,如同高高在上的女神一样的守护者妻子,有一天会用这么轻柔温和的语气和自己说话,一下面红耳赤,低头答应后飞快地跑开了。

“安泰利国王遇刺……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女人打开纸片念了出来,但表情很快就变得不复从容:“罗德当时在现场?还被当成了刺客,正遭遇追杀!”

“什么?”男人也有些意外。

“还有,帝国在今天早晨军事入侵了安泰利,你这个军队统帅是怎么当的?!”瑞雯的表情一下愤怒起来:“还是你忘了罗德在那旅游了?”

“啊?”佛斯特公爵脸上也不自然起来:“我不知道啊,你明明清楚我压根不管帝国军队的那些破事,而且我这负氧离子含量高。到此秋游两个月来一直都和你呆在这里,哪有机会……”

“闭嘴吧你,我现在要离开这,去把我儿子带回来。”女人表情抓狂地说道,抬手就开始施法,周围的魔力呼吸之间便汹涌汇聚到她手里,在闪光中,一个闪着幽光的传送门出现在他们面前。

“好吧,我在这里看着,你速去速回。”

女法师没有说话,魔力仿佛溃堤的洪水般从她身上涌出漫向四周,她开始施展“魔力释放术”。

这不是一个法术,不需要任何模型或操控,单纯就是将魔力排出,迅速清空体内的能量……这个操作也没有任何功能,既不能伤害敌人、也不能帮助友方,只有一种情况需要这么做:通过传送门或使用超实地考察、撰写报告、上级审批这些流程下来远程传送术前。

传送能量越强大的人或物体,所需要的魔力也越多。不仅如此,被传送者在这过程中还会短暂地身处无尽虚空中,在这个阶段体内的能量会与虚空中的能量互相呼应变得极不稳定,体内能量密度越高,穿过传送门就越危险,能量乱窜引起内伤还算轻的,直接爆体而亡就可笑了。所以,魔力深厚的大法师通常需要通过魔力释放降低体内能量密度后才敢进行传送,无论多强,都不能与自然的规律对抗。

但此刻正急着赶去救儿子的女法师体内的魔力实在太多了,她至少需要排出其中的九成半才能勉强把能量密度降低到安全线以下,这一通魔力释放当真是声势浩大、气吞山河,能量汹涌地从她身体中泄出,仿佛在此处又发生了一次大规模的魔力回涌,能量不断释放,几秒过后仍在继续……佛斯特公爵皱眉看着妻子,忽想起什么。

“燃烧军团的探路者已经进入这个世界了,这可能是一起针对我们两个的阴谋,你这个状态过去太危险了,要不,还是飞过去算了?”

“你也说了是可能,事情都过去两天了,我难道就要为了一个可能,继续置我儿子于危险中几个小时?”瑞雯愤怒地拒绝了这个提议,继续全速排出体内魔力:“而且,哪怕只剩一丝魔力,我也绝不是一个燃烧军团的小兵就可以埋伏狙击的!”

“好吧。”男人点头同意,“过去把罗德带回来就好,别干涉战争,这是我给出的许诺——”

“法琴,有时候你简直就像个混蛋你知道吗。”女法师打断了丈夫的话:“我们的孩子遇到了危险,你却在关心你那该死的承诺?对你来说孩子就是射出来的一泡东西是吗?但那是从我身上掉下来的肉!为了他们的平安和快乐,我可以做出任何蠢事——干掉几个国王、消灭两支军队,甚至毁掉一个国家,哪怕把这个世界搅个天翻地覆我也在所不惜!”

面对炸毛的妻子,男人不敢再反驳,好在女人终于排净了多余的魔力,一句废话都不多说直接踏入传送门中,“噗嗤”一声,完成使命的传送门消失在空气中,只留汪洋大海般的魔力不断向周围逸散,这股魔力是如此精纯雄厚,一直到几个月后这块区域空气中的魔力密度都依然高于周围其他地方,让参与这项工程的无数法师受益匪浅。

——

婴儿肚肚受凉了怎么办
石家庄治疗盆腔炎费用多少钱
直肠癌术后肺部转移
友情链接
郑州女性网